满帮集团上市之“压”:增值服务收入下降 五大

 公司新闻     |      2021-06-09 14:52

继富友卡车之后,通用将加入货运IPO的轨道。

5月28日,长期上市的国内货运公司满邦集团(以下简称“满邦”)正式向纽交所提交IPO申请文件,股票代码为“YMM”,估值约200-300亿美元。

中投数据显示,按总交易量(GTV)计算,2020年曼邦集团将成为全球最大的数字货运平台,估值超过200亿美元得到市场高度认可。

但在过去的一年里,曼邦不仅多次接受采访,要求整改,而且在接单、垄断等方面也频频遭到外界质疑。因此,曼邦能否成功冲刺“货运数字化第一份额”值得怀疑。

完全融合之路:从“自相残杀”到“相亲相爱”的两个平台

满钢的前身是云满钢和卡车钢。云曼曼是江苏企业,卡车帮来自贵州。

拟议中的IPO第一次在满洲发出是在2017年3月。当时,云曼时任副总裁徐强表示,云曼将计划进行海外IPO2018年;同年11月,市场并不欢迎云漫交货表上市,反而迎来了云漫与卡车帮的合并。

促成合并的主要人物是王刚,一位天使投资人,后来成为万邦集团的董事长。云漫人和卡车帮的合并,并不是王刚第一次领导互联网企业的合并。在此之前,快的和滴滴的合并成功开启了王刚的知名度。

滴滴的成功为汽车运输行业带来了新的发展方向。虽然很多平台只是昙花一现,但云曼曼和卡车帮一直都是获得资本青睐的。截至2016年底,云曼曼和卡车帮已获得新一轮融资,金额在1亿美元以上。

随着两家公司竞争的激烈,竞争逐渐发生了变化。卡车帮助和运输都增加了补贴,降低了司机订单的价格,并争夺客户。他们也因为客户在重庆“线下作战”;而且,卡车帮还开发了窃取满洲用户信息的软件,而在满洲,卡车帮的客户被“骂死”骚扰。

在补贴和斗争下,双方都被严重削弱。2017年11月,在王刚的帮助下,两党合并为满邦集团,王刚担任满邦集团董事长。直到2020年11月,王刚刚卸任,由曼曼CEO彼得接替。

无论是云漫,卡车帮,还是后来的满帮,都是借助资本成长起来的。合并前,曼曼和卡车帮已经完成了7轮融资,合并后的6个月,曼邦也完成了19亿美元的新融资。可以说,从云曼曼到曼邦集团,他们的市场都是烧钱创造的。

资本打下了市场,带来了新的困难。在此之前,曼邦已经承诺司机永远不收费,并向他们提供大量补贴。然而,在占领长途运输的物流市场并成为中国最大的跨市货运中介平台后,万邦打破了此前的承诺,向托运人收取会员费,并从司机的订单中收取佣金。

2018年1月,满邦开始收取年费,司机们义愤填膺。之后曼邦澄清只向车主收费,不向司机收费。但曼邦首先向试点城市的卡车司机收取佣金,从2020年8月开始,曼邦推出向优质司机收取1000元押金,并提前一分钟提供抢单等服务。